<kbd id='gjwhs'></kbd><address id='yrlll'><style id='thgel'></style></address><button id='nsyrec'></button>

          地產新視界當前位置 : 首頁 企業內刊 地產新視界
          新型城鎮化背景下中國工業園區的升級
           (一)  城市化運動催生工業園區升級
                未來5-10年是我國城市化速度發展的關鍵時期。一般來說,城市化率達到50%,標志著城市化水平進入高級階段,城市化國家初步形成。2008年我國城市化率達到46%,正處于向城市化國家邁進的關鍵時期。劇預測,未來5-10年城市化率有望提高10個百分點左右,達到55%-60%。總體看來,我國城市產業結構趨勢向于革命性的變化,第三產業比例將大幅提高,尤其是大城市第三產業將上升為支撐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見下表1)
                由此加速中的城市化運動最直接的結果是大量的生產性服務需求的形成,這也是未來工業園區升級的重要著眼點。其中,聚集大量人才、知識和技術的知識型產業性服務業將不斷得到強化,如法律服務、管理服務、工程設計、計算機及相關服務、金融服務、商務服務、物流服務等。基于知識型生產性服務業的特性,園區還需要同時關注外資企業和機構的管理、研發機構和人才引進,以建立完善的產業支撐服務體系。總體看來,未來工業園區將高度注重專業化的現代工業生產、高水平的信息化和國際化,以及較高要求的產前、產中和產後服務業,以促進產業融合發展。
                 城市化運動通過擴大內需,實現由投資出口主導向消費主導轉變,在此過程中,也使工業園區產業鏈得以延伸。有專家認為如果城市化。有專家認為,如果城市化能提高10-15個百分點,未來5-10年我國居民消費率有望提高15個百分點左右,從35%提高到50%,消費結構也隨之變化,使以滿足“住、行”為主的工業化鏈條明顯拉長。此外,據測算,城市化每新增加一個百分點,可以新增投資6.6萬億元,這在很大程度上可替代我國10萬億元的出口。受這一趨勢的影響,我國工業園區將呈現內向型與外向型並重的復合型產業發展格局。
                城市完善的市政設施、便捷的通信手段、發達的交通工具和高智力的管理階層,使園區有著很高的運轉效率。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地理因素在園區發展的作用日益下降,這使得園區的分部更加自由。在信息化的現在社會中,城市的高效率和效益具有無可比擬的優勢,正是由于這一深層次上的優越性,城市具有了對交易者、商品和要素的引力和內聚力。這種內聚力,為工業園區的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突出表現是︰在提供更加有力的外部經濟條件(基礎設施、城市環境)的同時,加快了產業、資本、技術、人才和信息等經濟要素的大規模聚集。
                                                    表1城市化水平三個階段和產業特征
            初期階段 中期階段 高級階段
          城市化水平 20%以下 20%-50% 50%以上
          產業特征 農村經濟依然佔主導地位 農村經濟已退居次席,城市經濟全面崛起 城市產業結構發生革命性變化,第三產業迅速發展
          就業比重 第一產業佔50%以上,二、三產業各佔20%左右 第一產業就業比重持續下降,第二、三產業比重相繼上升 第三產業佔50%以上,第二產業穩定在30%左右,第一產業下降到10%以下
          以美國為例 1870年城市化水平為26%,其第一、二、三產業的比重為51%、25%、24% 1910年城市化水平為53%,其第一、二、三產業比重依次為33%、32%、35% 1970年城市化水平為74%,其第一、二、三產業的就業比重為3%、34%和63%

          (二)  實驗室經濟

                進入21世紀後,全球經濟和產業結構大調整,促發了新一輪國際產業轉型的浪潮。我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已成為了國際產業轉移的重要區域。以外商直接投資為例,中國加入WTO以後,進入承接國際產業轉移的高速增長階段。2002年我國利用外商直接投資額突破500億美元,2004年突破600億美元,2006年接近700億美元,2007年突破800億美元,中國吸引外資佔世界外商直接投資總量的比重急劇攀升(見表2),在世界外資最大流入國列中和美國分列前2位,有的年份中國為列第一。
                目前發達國家的服務業在經濟中的比重已高達70%以上,而制造業比重則降至10%左右,制造業的大規模轉移已接近尾聲,國際產業轉移的主體已向服務業、高新技術產業、研發活動方面轉變。其中金融、保險、咨詢、管理和法律等專業服務更是成為產業轉移的重點領域,服務業佔跨國直接投資的比重趨于上升,已經超過制造業,高達60%以上。
                業務外包是服務業國際產業轉移的重要內容。從產業價值鏈來看,跨國公司主要控制少數具有競爭優勢的核心業務和高增值環節,而將其他低增值部分的非核心的生產、物流等環節外包給成本更低的發展中國家或企業,從而實現更有效率的價值增值。高技術企業,特別是信息技術企業的外包比例最大,幾乎佔總外包比例的30%,制造業的外包佔25%。20世紀90年代以來,歐美企業生產外包規模年增長率達35%。另據貝爾斯登公司預測,到2010年,全球將有50%制造業采取外包。
               以發達國家為主導、以信息技術和生物技術為核心的高新技術產業,也出現轉移趨勢。一些跨國公司已開始把集成電路、計算機和通信等高科技產品的基地逐步向我國轉移。如飛利浦已投資15億元建立芯片生產廠;惠普、東芝、夏普、三星等國外主要計算機生產商也先後在我國建立了大規模的整機生產基地。
                同時,引人矚目的是,為了適應中國市場的特點並增強競爭力,近年來跨國公司在中國設立的研發中心快速增加,至2014年總數已超過600家。這些研發中心累計投入研發金額約40億美元,主要分布在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業、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醫藥制造業、化學原料及化學品制造業等行業。這些研發中心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天津等科研力量比較集中的大城市。其中北京主要集中在計算機、軟件、通信等領域;上海主要集中在化工、汽車、醫藥領域;廣州、深圳以通信領域為主。一半左右的研發中心是由跨國公司在我國設立的投資性公司設立的。
                國際一流研發中心向我國遷移所產生的重要影響之一就是對我國工業園區“實驗室經濟”的推動。“實驗室經濟”是一種“企業+實驗室”的高科技產業化模式,它將科研成果產生的核心競爭力和企業敏銳的市場導向性結合在一起,為技術、市場等生產要素快速結合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平台,加快了從技術到市場的產業化進程,同時強化了企業的創新能力,使產品擁有了不可替代的競爭優勢。
                目前世界各國都把高新技術當做一種導向性產業來發展,尤其是新材料、高能源等高新技術,我國許多城市也將其作為重點來培育。全世界範圍內,高科技轉化成產業做的最好,是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其配備有高檔、尖端的實驗室;某一發明一旦形成技術後,便可進行市場化孵化、推而廣之,迅速佔領世界市場。
                工業園區吸納發達國家和跨國公司的實驗室、研發中心、或將鼓勵內資成立一流的實驗室,我們也可期待越來越多的內資與跨國公司結成研發戰略聯盟。可以肯定的是,工業園區以“實驗室經濟”為支撐,有望實現從產品的規模化生產基地向技術創新基地升級。





                                                     表2城市化水平三個階段和產業特征
            1970年 1980年 1990年 2000年 2004年
          全球外商直接投資額 134 551 2078 13930 7108
          發達國家 總額(億美元) 95 466 1721 11205 3800
          比例(%) 70.9 84.6 82.8 80.4 53.5
          發展中國家 總額(億美元) 39 85 357 2461 2332
          比例(%) 29.1 15.4 17.2 19.6 32.8
          中國 總額(億美元) 0 0.6 35 407 606
          比例(%) 0 0.1 1.7 2.9 8.5

          (三)  “區位品牌”效應

                產業聚集效應將使資源得到最佳配置,所形成的環環相加產業鏈將讓工業發展釋放更大的能量。
                現代組織理論認為,產業聚集是創新因素的集群和競爭能力的放大,對提高產業的競爭力及區域經濟的發展有很強的促進作用。波特教授認為,產業在地理上的集聚,能夠對產業的競爭優勢產生廣泛而積極的影響。因此,產業聚集能提高產業的整體競爭能力,促進區域經濟發展。產業集聚還能發揮資源共享效應,有利于形成區域“品牌”效應。
            在線咨詢
          客服熱線
          400-900-7321
          0755-83130113
          更多聯系方式 >